简体中文 | 繁体中文 | 英文 | 联系我们
 
 
我们在中国
公司活动

全球财富管理市场年度报告:离岸财富管理和未来投资方向
时间:2015-07-08 点击:

  离岸财富管理
 
在全球范围内,2014年离岸金融中心管理的私人财富增长了7%(同期在岸财富增长率为12%),达到约10万亿美元,总体增长了6,000亿美元,主要受亚太地区(3,000亿美元,不包括日本),东欧(2,000亿美元)和拉丁美洲(1,000亿美元)资产流动的影响。2014年,随着一些国家,特别是“旧世界”中的经济体的离岸财富回流至境内,离岸财富的增长率与2013年一样同为7%。导致的结果就是离岸财富所占的全球份额轻微下调,从2013年的6.1%下降到5.8%。
 
展望未来,至2019年,离岸财富的年均复合增长率预计将达到5%,总价值大约为12万亿美元,而在岸财富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则预计为6%。
 
通过对比可以看出,旧世界和新世界离岸财富的比重存在显著差异。在新世界,中东和非洲地区的离岸财富在私人财富中所占比重最高(31%),其次为拉丁美洲(28%)和东欧(19%)。亚太地区(除日本外)私人财富更倾向于在岸管理,离岸财富的比重仅占5%。在旧世界,离岸财富的比重普遍较低,如西欧(7%)、北美(2%)和日本(1%)。长期以来,日本一直都比较保守,且地域观念较重,由于日本人更偏爱本地银行以及资产类别中现金的比例较高,因此流向海外的资产数量有限。总体来说,从现在起至2019年,旧世界的离岸财富有望以每年1%的速度增长,新世界的年增长速度则可能达到8%。
 
离岸财富的流动。当前全球范围内,中东和拉丁美洲等地区政治和经济的紧张局势将继续刺激人们对安全稳定的渴望,从而进一步推动对海外居住权的需求。一些国家缺乏对在岸财富管理的专业技能,因此也推动了国内财富向国外目的地的流动。2014年,加勒比和巴拿马仍是北美财富流动的首选目的地,54%的离岸财富都汇聚在此。英国(15%)、海峡群岛和都柏林(15%)也是很常见的财富流入地。
 
距离仍然是影响西欧离岸财富的主要因素,离岸财富最常流入瑞士(平均35%)、海峡群岛和都柏林(21%)、卢森堡(14%)和英国(5%)。我们在东欧发现了类似的情况,离岸资产最常见的投资地是瑞士(34%)、英国(17%)、海峡群岛和都柏林(16%)和卢森堡(11%)。加勒比和巴拿马也是很常见的投资目的地(两地的离岸财富总共能占到约7%)。
 
至于亚太地区(不包括日本),离岸财富的首选目的地仍是新加坡(31%)和香港(15%)。此外,新加坡、香港、印度和巴基斯坦则倾向于将资产投入到遥远的英国(15%)、瑞士(22%)等发达国家。
 
由于文化和历史原因,拉美的财富倾向于流入美国(29%)和加勒比地区(29%),以及瑞士(27%)。对于中东和非洲地区来说,瑞士(37%)是他们的首选目的地,其次是英国(22%)和迪拜(12%)。
 
离岸金融中心的前景展望。截至2014年,瑞士依然在所有国际离岸金融中心中稳居榜首,财富管理总值达2.4万亿美元(参阅下图)。瑞士管理着全球25%的离岸资产。不过,由于欧洲和美国当局打击偷税漏税的行动,它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考虑到未来的发展,瑞士需要改变,否则快速崛起的亚洲离岸金融中心将威胁到它的龙头地位。目前,香港和新加坡的离岸中心已经成为瑞士最大的竞争对手。这两个离岸金融中心在2014年管理的财富占全球离岸资产的16%,而且还将继续保持强劲的势头,预计在未来五年内这两地管理的离岸财富年增长率将达到9%。根据预测,香港和新加坡在2019年将持有19%的全球离岸资产,这主要是由于亚太地区所创造的新财富。香港、新加坡和迪拜(尽管规模不如前两地,但预测年增长率可以达到8%)还有望成为发展最快的离岸金融中心。
 
英国由于其一贯安全、可靠、便捷的良好声誉,在2014年离岸金融中心中仍然位居前列,所管理的离岸财富价值1.1万亿美元(占全球离岸财富总量的11%)。加勒比和巴拿马管理的离岸财富价值1.2万亿美元(12%),也是重要的离岸金融中心,特别是对于北美和拉美的客户来说。美国继续以7%的速度稳定增长,主要归功于拉美创造的新财富,而且预计其在2019年能够获得8%的全球离岸财富。
 
卢森堡不会有太大变化,到2019年持有的全球离岸资产仍将维持在6%。海峡群岛素来以信托闻名,不过预计其离岸财富持有量将有所下滑,到2019年,海峡群岛持有的全球离岸财富比重将从2014年的13%下降到12%。一个关键原因是旧世界国家的税收压力导致了全球信托产业的下滑。
 
未来投资方向
 
面对快速变化的市场和不断收紧的监管,财富管理机构最重要的是看准应该向哪里投资才能获得发展。例如,他们应该集中精力改善现有业务还是开拓新的领域?应该优先投资哪一类?应该把侧重点放在短期(未来12个月),还是长期(未来两到五年)?
 
纵观各个地区,我们的客户工作和研究发现了一些有趣的模式。例如,北美、东欧的在岸财富管理机构和瑞士的离岸财富管理机构将大部分资产(分别占投资预算总额的71%、63%和62%)用于优化现有业务而不是拓展新的领域。其他地区则会将一半的资产投入到现有产业优化升级中。
 
至于提升现有业务的具体投资方向,三大优先事项分别为:提高销售团队的高效性(占资源投入总额的17%)、加强数字化技术的运用(14%),并增强与其他业务部门的协同合作(10%)。相比之下,进军新领域的优先事项则是开发一个数字化的咨询服务渠道(占资源投入总额的10%),收购竞争对手的企业和资产(9%),提高资产管理和资本市场的能力(8%)。
 
此外,大多数财富管理机构都会短期(12个月)和长期(两年至五年)投资并重。当然,每个地区都有自身的特点,发展方案也会受到许多因素的影响。下面,让我们对亚太区域进行更细致入微的分析。
 
亚太地区
 
亚太地区一直是创造新财富的巨大引擎,将来也是如此。市场、消费者和竞争趋势正在重塑该区域的财富管理行业。由于中国的经济发展逐渐放缓,在岸市场已达到规模上限,整体经济前景也将发生变化。流动性和资本变得越发昂贵,影响了银行的筹资能力。而客户也有了时代性的变化——精通金融理财知识的年轻投资者越来越多。财富管理机构的操作更加透明,以便于投资者对他们进行评估和选择。
 
从另一个角度看,财富管理机构变得越来越成熟,开始为客户提供越来越细节化的金融服务产品。利用团队合作与协同效应、客户资源和本地法规知识,越来越多的商业银行也进入了财富管理领域。亚太地区的财富管理机构开始对他们的核心产品进行细分,像其他地区的机构一样,他们充分认识到客户需要的是量身定做的衣服而不是统一的制服。
 
我们不知道未来的数字化竞争对手是否会像攻击银行业的其它领域或其他地区那样,对亚太区的财富管理领域发起攻击。这些新型竞争对手们专注于特定的生态系统,例如垂直行业中的中小型B2B企业,以及和个人生活息息相关的重大财政决策(如创立一个新的企业或准备退休计划)。他们尝试在目标生态系统内“掌握”信息流,并充分利用这一优势,提供建议和金融解决方案。这些可以包括为小企业提供贷款和投资的策略或为退休储蓄和收入理财量身打造的策略。数字化技术应用在低净值客户群中非常普遍,但它们还没有完全渗透到高净值群体中。在这一背景下,两种不同的模式正在兴起(并相互竞争):地方性商业银行和全球性理财专家。虽然两个模式的方法不同,但都有着强劲的增长力。
 
地方性商业银行主要从事在岸业务,通常只专注于低端的财富管理,也许一些银行也希望做大,在离岸财富管理领域占一席之地。许多商业银行希望为客户提供一站式服务。一些银行利用群体协同优势,比如与批发、投资银行和资产管理对接,提供一种咨询服务或新的产品。这种方式可以做到自给自足,企业和投资银行为理财客户提供投资机会,而客户反过来给企业和投资银行提供流动资金。从更广泛的角度看,这些银行越来越成为各个领域中机构和资本的媒介,以此提高自身的业绩。
 
提高数字化能力是另一个关键举措,这可以降低为低净值客户服务的成本,包括提供更多的DIY功能(开发机器人咨询师等),改善客户关系管理工具以更好地促进一线活动和提高效率,充分利用大数据等等。
相比之下,全球性的理财专家们主要针对离岸业务和更高净值的客群,利用自身的全球影响力和能力,提供卓越的咨询服务和产品。优化品牌知名度,获取客户是他们的当务之急。同时他们也与地方性商业银行合作,为从事在岸业务的机构提供服务,获得更多客户资源。这些全球性理财专家们也在推动数字化进程,并设立了以下几个目标:提高对市场的了解并获得客户;提高一线效率;通过客户熟悉的方式吸引客户。
 
尽管面临诸多挑战,在下一个十年中财富管理行业必将蓬勃发展。毕竟,寻求盈利能力的良性增长仍是大多数财富管理机构的当务之急。
 
源于世界,服务中国。富而雅C2P合作模式,帮助中国金融从业伙伴成长为一名专业的私人银行从业者。关注富而雅微信,了解更多资讯。
 
全国免费财富咨询热线:400-0531-999 鲁ICP备10205407号